发扬胡杨粗神

图片 1

——我国防沙治沙事业综述本报记者王胜男“植树造林、防风固沙,是功在当代、利在千秋的大事。一定要科学规划,加大投入,全民动员,年复一年地抓下去,为子孙后代多留一片绿荫。”——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“防沙治沙要发扬胡杨精神,实行科学防沙治沙、综合防沙治沙、依法防沙治沙。”—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沙子堆平房,毛驴上了房,花钱兜没底,吃饭仓无粮。这就是我国一些沙区的过去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土地沙化不仅恶化生态环境,而且破坏农牧业生产条件,加剧沙区贫困,给国民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危害,挤压着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。生存还是毁灭?这不仅是一句舞台上的经典台词,也是摆在沙区人民面前的现实选择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,沙区人民与沙害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较量。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经过半个多世纪的不懈努力,片片沙地变成了处处绿洲,人们用血汗浇灌出的绿色不仅阻遏了漫漫黄沙,还开始出现了人进沙退的逆转。2005年公布的第三次全国荒漠化沙化监测结果显示,我国沙化土地首次出现了净减少,2000年~2004年,全国沙化土地面积减少6416平方公里,由上个世纪90年代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转变为年均减少1283平方公里,实现了防沙治沙事业历史性的突破。治沙成效:从黄沙漫漫到绿色铺展点点荒草在风沙中颤抖,几排沙柳无助地挺立,黄沙吞噬了房舍的半个身子,住户早已弃房而走。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沙区典型的沙进人退图。位于毛乌素沙地南缘的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,当时仅存沙柳、臭柏为主的天然林19万亩,全区林木绿化率为1.8%,年沙暴日70多天。如何改善沙区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,牵动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心。1958年,国务院召开西北内蒙古6省治沙会议,决定由中科院组成治沙队开展治沙及研究,在沙区开展以植树造林种草为主的群众性治沙活动,在冀中、冀西、陕北、豫东、东北西部、内蒙古东部等广大沙区组织实施防风固沙林建设。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防沙治沙进入了工程带动、政策拉动、科技推动、法制促动的快速发展新阶段。1978年,我国启动实施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;1991年,国务院批准启动了全国防沙治沙工程规划纲要。至此,我国有了防沙治沙专项工程。进入新世纪,国家全面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、三北四期工程、退耕还林工程、退牧还草工程等一批重点生态建设工程。按照“预防为主、科学治理、合理利用”的方针,实行统筹规划、因地制宜、分类施策、先急后缓、重点突破的原则,采取宜乔则乔、宜灌则灌、宜草则草,林业、农业、水利、扶贫、移民等相结合的措施,综合治理沙化土地。2002年1月1日,随着防沙治沙法的正式实施,我国步入了科学治沙、综合治沙、依法治沙的发展快车道。2005年2月,国务院批准《全国防沙治沙规划》,明确了防沙治沙的目标和任务,对全国的防沙治沙进行了科学合理的布局,沙化土地治理进入了按规划治理的阶段。同年9月,国务院颁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防沙治沙工作的决定》,确立了防沙治沙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,明确新时期防沙治沙的指导思想、奋斗目标、战略重点和政策措施,为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,推进防沙治沙又好又快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制度保障。截至2004年,全国已有20%的沙化土地得到不同程度的治理,重点治理区的林草植被覆盖度增加20个百分点以上;沙化严重的西部地区平均森林覆盖率由5年前的9.03%提高到12.54%,增加了近4个百分点;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与启动时相比,林草植被覆盖度普遍增加了20个百分点以上;大江大河的泥沙淤积逐年减少,以黄河为例,近年来,年输入黄河的泥沙量比多年平均量减少了3亿吨左右;沙区农牧民每年人均从防沙治沙中获利230多元,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使137万人摆脱了贫困。通过机制创新和实行优惠政策,全社会防沙治沙的积极性也明显提高。在内蒙古,个体治沙面积在1000亩以上的大户已超过1300户,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投资治沙的企业接近200家。过去不少无人问津的沙荒地,如今成为沙区农牧民和治沙实体的收入来源。如今的榆阳,林木绿化率已提高到42.7%,年沙暴日减少到20多天。过去无风脚踏沙,有风嘴吞沙;如今绿色铺展、万木挺立、林茂粮丰,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防沙治沙的成功典范。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长迪亚洛先生评价说:中国是世界上履行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成效最显著的国家,堪称世界楷模。胡杨精神:黄绿相持中的坚守与较量根据监测,我国荒漠化和沙化整体扩展趋势已经得到初步遏制,沙化土地出现净减少。但防沙治沙注定是一场任务艰巨、旷日持久的战役,是一场黄色与绿色之间智慧与耐力的比拼。榆林人民奋斗了40多年,荒漠化才得以逆转。沙漠是成片成片地移动的,而绿色却是星星点点地恢复的。10年、20年……50多年,也许还要100年、200年,防沙治沙一路走来,写满艰苦与坚守、牺牲与收获,涌现出一批又一批不屈不挠、可敬可爱的治沙英雄。榆林有个牛玉琴,她和身患癌症的丈夫一起承包了1万亩沙地。丈夫去世后,牛玉琴一个人治沙种树。榆林人说:“这婆姨愣是用泪水和汗水把沙漠里的树浇活了!”内蒙古赤峰有个治沙愚公唐臣,他承包了西梁山的3400多亩沙地,变卖了家里的所有财产,与家人一起种树治沙。5年里磨坏了20多把铁锹,穿坏了30多双胶皮底鞋,硬是把荒沙山变成了林草丰茂、兔走鹰飞的花果山。还有治沙英雄王有德、石光银、治沙女杰白春兰、殷玉珍……以及无数不知名的人们如同一棵棵胡杨坚守在防沙治沙第一线。胡杨,这茫茫大漠里唯一可以扎根生存的乔木,它能忍受沙漠中干旱多变的恶劣气候,对盐碱的忍耐力极强,活着一千年不死,死了一千年不倒,倒了一千年不朽。黄与绿的相持,不进则退。防沙治沙需要更多的胡杨树,需要全社会、多部门共同参与,发扬胡杨精神,一代接着一代干,一张蓝图绘到底。科学谋划:来日青纱映碧空已故朱德元帅曾题诗:黄沙万里今何在?一片青纱映碧空。这样的宏愿何时能够变成现实?实践证明,人们在恶劣的生态环境面前并非无能为力,也可以有所作为。防沙治沙有效地改善了治理区生态环境,为农牧业生产提供了生态屏障,推进了农村经济结构调整和生产方式转变,促进了农民增收和地方经济发展。今年3月,全国防沙治沙大会提出了三步走的战略目标:到2010年,重点治理地区生态状况明显改善;到2020年,全国一半以上可治理的沙化土地得到治理,沙区生态状况明显改善;到本世纪中叶,全国可治理的沙化土地基本得到治理。任务艰巨,时不我待。截至2004年,我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263.62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总面积的27.46%;沙化土地面积173.97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总面积的18.12%;同时还有近32万平方公里的具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,如果保护利用不好,极易变成新的沙化土地;此外,导致沙化扩展的各种人为因素依然存在,在经济利益驱动下,各种破坏沙区植被的现象还没有得到完全制止,滥放牧、滥开垦等行为在部分地区仍不同程度地存在。在全国现有的沙化土地中,具备治理条件的有50多万平方公里,如果按现有的治理速度,至少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治理完。特别是随着防沙治沙工作的推进,需要治理的沙化土地的立地条件越来越差,都是难啃的硬骨头,每前进一步,都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。中国防治荒漠化协调小组组长、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说,解决沙化问题,必须解决好人口、灶口、牲口问题,实现社会、经济和生态协调发展。黄沙百战穿金甲。我国的防沙治沙工作已经站在了新的起点上,适用技术和治理模式日臻成熟,政策法规逐步完善,沙区群众的防沙治沙积极性进一步提高,关注治沙、支持治沙、参与治沙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,只要我们尊重自然规律,坚持科学态度,发扬胡杨精神坚持不懈、百折不挠,就一定能够战胜沙害,换来青纱映碧空。